139-1005-4148

北京天应律师事务所 

Beijing Tianying  Law Firm

标题摘要内容
专业·诚信·理念·执着
被执行人读完微信,为什么选择了主动履行?
来源: | 作者:lihaijiang | 发布时间: 2018-01-15 | 305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七起案件,曾经让王金鑫挠头了好一段时间。


七起案件的共同点,是它们的被告都是北京一家环保领域的科技公司。这家公司在业务活动中,因为拖欠合作方货款被先后告上法庭。其结果自然是欠债还钱,无一例外。而更不出人意料的,是科技公司在被判清偿债务之后将判决置若罔闻,并未主动履行。


于是,七本案件来到了执行法官王金鑫手上,这其中自有原因。三十出头的王金鑫虽然还说不上是资深法官,却已经在强制执行领域摸爬滚打将近十年,早已是庭里的业务骨干。他见识过腾房案件中被执行人与法官间的阵地战,参与过围追堵截擒“老赖”的追击战,发起过亲自上门封账查扣的遭遇战。但身经百战的他最“怵”的,却永远是被执行人与财产线索均“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击战。


科技公司的名号,在此前的工作中他已有耳闻。这家债务缠身的公司是执行法官们的“座上常客”。异常难找的财产线索让每起案件的进程总是一波三折。王金鑫知道,自己又要迎战专业游击队了。当案卷摊在面前,他感觉自己面对着碎了一地的拼图。



铁门

人生中总有些事,你明知徒劳却仍要去做。在办理强制执行案件中,王金鑫对这个道理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努力只能落得个徒劳无功,执行行为也得依法依程序开展。


七起案件也不例外。查询科技公司名下财产,反馈无财产可供执行;向被执行人做出财产申报令,仿佛石沉大海;前往被执行公司的注册地直接登门,只见铁锁把门。问问大楼物业,说是科技公司不在此经营已经很久了。虽然失望,王金鑫却也早有准备,他打开手提包掏出案卷,靠墙填写了一张传票,又转身贴在紧闭的铁门上。根据他掌握的情况,虽然被执行公司已从这里撤场,但时不时还会有人过来。总不能白来一趟,就碰碰运气吧。


一分努力,一分准备,再加上一分运气,事情往往就此不同。



电话

接到班某的电话时,王金鑫正在从一处执行现场开车返回单位的路上。


在骚扰电话一日多比一日的今天,手机上看到陌生号码直接挂断似乎已成习惯,但这永远不在执行法官的选项里。你不会知道你按下挂机键的时候,是不是熄灭了某个被执行人好不容易鼓起的履行勇气。24小时开机,随时保持接听状态,是很多执行法官的日常,哪怕是在开车的时候。


“你好。”


“你是王法官吗?我是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哪,我看到你们贴的传票了。”


“那请你按照申报财产令的要求报告财产,在传票上的日期来法院接受询问。”


“王法官,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说这事。我们公司现在不在注册地经营了,正在甘肃做项目。我们实在过不去啊。”


“你们公司有履行生效判决的义务。”


“法官我明白。但公司实在经营困难,现在没钱。等甘肃的项目结清了,我一定把钱还上。”


“这样吧,我现在在开车,我这个手机号关联了一个工作微信,你先加一下。这个案子我还会和你联系的。”


和很多执行法官一样,王金鑫的工作手机号是对外公开的。但有时候仅靠口头和文字交流实在不够方便,于是他新注册了一个微信号。一眼扫过,联系人列表中全是申请人和被申请人。


此时他还不知道,案件的解决已经迎来了曙光。



微信

2017年7月17日上午,海淀法院的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客户端同步推送了一条消息。一天的功夫,总阅读量达到15万次。凭借这条消息,海淀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名列当日北京政务微信排行榜第二名。


消息的标题,是《G19次高铁上,一名失信被执行人遭遇“伏击”》,讲述了海淀法院的执行法官通过联动机制,获悉一家失信被执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将乘高铁离京,于是在周末赶赴火车站,将其带回法院,并处以拘留的强制措施。无需多说什么。单条微信2.8次阅读,182次点赞,是读者对海淀法院执行力度、公开深度的最好表态。


至此,解决王金鑫手中案件的拼图已经全部齐备。最后所需要的,不过是一次轻轻的“转发”。


当天下午16时34分,王金鑫给自上次电话联系后就石沉大海的班某转发了法官在高铁上采取执行措施的微信。7分钟后,他收到一条意想不到的回复:受教育了,这两天去核账,本周开始付款。惊喜并未戛然而止。16时54分,班某主动发来微信称“明后天先到您那里核账”。2天后,一笔50万元的执行款汇入海淀法院专用账户。对于剩余的执行款,被执行公司也承诺将尽快筹措解决。



格局

执法办案,有时候靠的就是灵光一闪的机缘。但促成1%的灵感闪现,却需要99%的努力作为铺垫。


2017年以来,海淀法院注重运用新媒体途径展示执行力度、提供司法服务、挤压“老赖”空间。3月23日,北京下起细雨。当天,海淀法院出动共计12个执行团队,执行法官、法警等80余人奔赴32个执行现场。截至17时30分,共依法拘留被执行人11人,执结案件21件。海淀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对其中四个执行团队的执行情况进行跟踪直播。全程累计发布微博25条,话题页阅读量达22万余次,112张图片呈现了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者的最终结局。此外,海淀法院还曾对集中腾退群租房地下室、强执执行香山脚下别墅等案件进行微博直播。全程及时的执行流程公开,展示了执行法官的真实工作生态,争取了社会对执行工作的理解,塑造了全民围观、谴责“老赖”的舆论环境。


与传统媒体相比,自媒体的一个突出优势就是可以运用技术手段,实现对特定对象“直入病灶”式的精准传播,直击“老赖”痛点。3月31日,海淀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首次公布32名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额从1万元至1503万元不等。2017年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实践中已有零星运用的“悬赏执行”首获规范依据。7月24日,海淀法院通过自媒体,针对一起民间借贷案件发布首个执行悬赏公告。一旦举报情况真实,举报人将获得执行到位金额的15%。


海淀法院更通过与“今日头条”的合作,借助其可以针对特定地域垂直推送的优势,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户籍所在地、居住地进行单独推送。推送时,对每名失信被执行人的地址均精确到所在街道、小区,并对其身份证号等信息进行必要处理,但又保留了可识别的特性。通过在“老赖”所在的市、县的精准推送,借助社会舆论压力有效地铲除了失信者的生存土壤。


“说”是一门艺术,但新媒体的交互性意味着做好更需要“聆听”的功夫。很多执行法官虽然保持全天开机,但总有不便接听电话的时候,可申请人急于实现判决赋予的权利的心情却没有中断之时。更何况,申请人具有维护自身权益的急迫要求,拥有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的最大动力。一起执行案件的最终执结,往往是执行法官与申请人通力协作的结果。为了平衡这两者间的矛盾,海淀法院于5月份上线“北京海淀法院诉讼和执行服务号”,为当事人提供通过微信给执行法官留言的渠道,并要求法官在24小时内对留言进行回复处理。


 首页            在线咨询            最新案例          联系我们​​